全国咨询热线 4066-971-972

“天下第一村”,负债350亿,亟需顶层战略设计!

日期: 2017-06-24
浏览次数: 5
热门资讯 更多>
2014 - 11 - 11
点击次数: 12
从上面的调查情况来看,外卖订餐确实有很多问题存在,这也许能够回答上面仅有7%的用户是经常在网上点餐的,而大部分人则选择其他方式就餐。有些纯点餐的平台做的不温不火原因就在于此,线上流量虽大,但线下外卖产量和服务能力跟不上,除了配送不准时外,商家外卖偷工减料、网上图片和实际不符等投诉也很多。甚至还有一些黑心商家,在监管不严或者监管不到的情况下,不顾食品安全,谋取暴利。所以,这也是不利于互联网点餐平台发...
2014 - 11 - 11
点击次数: 2
在过去两年,中国“吃饭喝酒”两大产业提及最多的词汇是:“深度调整”。在此之前,餐饮业的高速增长已持续了30年,酒业也处于黄金十年。分水岭是2012年底,当时中央出台了关于改进工作作风的“八项规定”,随后,一系列遏制公款消费、反对铺张浪费的举措相继出台。2013年,国内消费市场应势出现了低迷萎缩局面,“吃饭喝酒”两大产业表现尤甚,而到了2014年,这种趋势依然继续存在。  白酒10年高速增长在消费、...
2017 - 06 - 28
点击次数: 125
东方网记者5月9日报道:昨日,“2013华商投资美国高峰论坛”在沪举办。论坛上,与会专家称,华商投资美国须找准定位。  美国中国总商会副会长、华虹国际(美国)有限公司总裁夏忠瑞在论坛上表示,目前中国“走出去”的资本,远远不够匹配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应有的交流规模。 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殷醒民教授则强调,中美经济是互补的,但华商赴美投资一定要找准定位。他说:“美国的优势是技术而非早已产能过剩的市场,而华...
2017 - 06 - 07
点击次数: 107
文/茅台集团名誉董事长、技术总顾问 季克良我曾写过《神秘的茅台》和《茅台酒与健康》两篇文章(季克良成文之初叫《神秘的茅台酒》,后来改为《茅台酒与健康》,该文最早发表于2004年,见附文,现酒道将此文辑录于此,请收藏备查),既实事求是的反映我们了解到的实际情况,也是为抛砖引玉,让有识之士来关心、研究茅台酒乃至各种类型白酒和其他饮料酒。为了进一步抛砖引玉,写了本文。在几年前我曾听说有人在研究茅台酒和幽...
2017 - 06 - 07
点击次数: 35
目前,中国社会经济决策咨询中心、中国市场调查研究中心与世界华商投资促进会、北美商会、欧盟商会、澳洲商会、亚洲商会、东盟商会及部分国家商会,拟联手打造中国造的工业产品、消费品全球营销活动,将工业品、消费品通过八种语言推向全球,并由各国商会负责推荐,接受海外订单,解决不通过贸易公司成功开发客户的先例,弥补语言障碍,解决企业外语能力受限的困扰,由各国专家团队为企业开发海外市场,把握稍纵即逝的绝好商机。企...
2013 - 11 - 29
点击次数: 95
一、在世界华商国际大会旗下设立分支机构,由主席办公会议确定当地分支机构的业务范围、对服务领域进行研究讨论、通过决议,按决议执行。    二、机构各级主席办公会议组成人员:由主席、执行主席、副主席、主席团委员、秘书长等人组成、人数定在五人、七人、九人等奇数组成。如办公会议参与决策的负责人连续缺席三次办公会议,或三年累计缺席三次办公会议,其办公会议经世界华商国际大会主席团委员会审核,并行文撤销其参会人...
2013 - 11 - 29
点击次数: 76
——“一带一路”迎来了融媒体大数据传输时代卫星网叠加互联网、海量大数据广泛传播、百万社区、千万村镇全亚洲覆盖,多网融合、多屏共享、精准投放、安全播控,每天可向全国13亿人口及东南亚人口传输和共享1000G各类大数据内容,并已具备向全球传输的条件。卫星网+互联网+商业运营+……+,是传输运营一体化的全新互联互通平台。将互联网叠加在卫星网上,实现了无盲区覆盖,商家可利用电子货架将商品二维码精准投放到数...
2014 - 11 - 11
点击次数: 1
食品小作坊质量安全抽检依然是本季度工作重点之一,对辖区内在册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糕点、面包、酱腌菜等产品共抽检43批次,内在质量不合格产品有7个批次,不合格发现率为16.28%。  据介绍,不合格产品项目主要仍是菌落总数等微生物和食品添加剂项目,主要原因包括生产经营场地不符合食品安全要求、原料及产品储存不当、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等。  本次通报公示了四批次微生物指标不合格企业,产品包括皮蛋、方...

当年穷得没饭吃,后来家家住别墅、有汽车、人均存款过百万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真的不行了吗?

  【1】穷则思变

  1928年11月,吴仁宝在江苏江阴吴家基(今华西村)一户农家出生。他的儿时记忆中,只有一个“穷”字。他11岁给财主放牛;14岁家里断粮,只好去摸鱼捉虾换大米;16岁想着贩布赚一笔,没想到一年赔光老本,只好回乡当长工。解放后,吴仁宝穷人翻身入了党,一门心思要摘掉穷帽子,让村民富起来。

  当年,华西是远近闻名的穷村。草房破烂,垛墙歪倒,泥路曲拐,下雨就一片汪洋。全村就800亩土地,还被分割成1300多块,高低错落不成片。由于实在太穷,外村没姑娘愿意嫁过来,所以有“有女不嫁华西去,宁愿扔在河浜里”的民谣。

  吴仁宝却憋着一股改天换地的劲。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刚过,吴仁宝当上村支书,上任就搞耕作革新,产粮大增,成了饥荒年月的大能人。1965年他又发动村民搞了个15年“大规划”,靠肩挑手扛,将河流改道、削峰填谷,平整了全村地貌。结果提前8年完成规划,还成了全国农业先进典型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华西村人为之振奋,精明的吴仁宝却早早算清了一笔账:全村就600多个劳力,把田“种出花”来也就混个温饱。人口比粮食涨得快,土地就那么点。靠着种地刨食,肯定没出路。

  思来想去,吴仁宝认准了“无农不稳,无工不富”这个理。1969年,他偷偷办起了小五金厂。

  当时,全国上下都在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,吴仁宝干这事可有“掉头”之险。为保密,吴仁宝在工厂周围筑墙围布,搞得像“地下工厂”。工厂白天关门熄声,有领导和外人来参观检查也不知情;人走后,村民又返回来加班加点……偷偷摸摸10年干下来,小五金厂大赚200多万,悄无声息成了“暴发户”。

  邻村忙着背语录、跳忠字舞,穷得揭不开锅,华西村却拼命搞生产、闷声大发财,吴仁宝也偷着乐,难道跳忠字舞就能多打粮食?1972年,全体村民搬进了新盖大瓦房,家家有存款,外村姑娘排着队要嫁进村,连小伙子都“倒插门”……所有人才恍然大悟——华西村发啦!

  【2】起落人生

  “文革”年代,出名暴富可是大麻烦。有人拿“用生产压革命”的“帽子”来压吴仁宝,他却用毛主席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话给怼回去;有人死咬不放,说华西村是“假典型”,把吴仁宝告上中央。结果中央派人一看,反倒很欣赏吴仁宝,又把华西树成一面红旗。

  这不是吴仁宝第一次遭排挤打击。60年代,华西就被讽为“吹牛大队”;文革时,吴仁宝被“造反派”挂黑板批斗,幸亏被群众保护下来;70年代又成了“假典型”……人生沉浮中,吴仁宝想透了一件事:一定要实事求是。

  1958年,全国猛刮“浮夸风”,吴仁宝在公社村干部“报产量、放卫星”的大会上,咬牙报出亩产3700斤,还被人说成“保守”。多年后,吴仁宝反思这段往事,想清楚了亩产万斤和3700斤都是假话,而对付“假大空”,不能“明顶”要“暗顶”:不管领导说什么,全部先答应,可不符合华西实际的,坚决不执行。靠着搞“形式主义”,吴仁宝一次次抵御了“官僚主义”,保住了“实事求是”的底线。

  搞来搞去,吴仁宝终于靠“地下工厂”起了家。一个小村官,老百姓全拥护,撤又撤不掉,抓住他小辫子的人也无可奈何。1973年,吴仁宝竟官运亨通当上了江阴县委书记,最高官至省委委员,却始终没放弃华西大队书记的职务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吴仁宝当县官也不一般,他把三分之二的干部轰下乡,去基层同甘共苦。短短5年间,江阴工农业生产总值就翻一番。可干出业绩得罪了人,1980年,身为县委书记、省委委员的吴仁宝竟落选县党代会代表。他干脆又回到华西村,继续当他的村官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吴仁宝的人生低谷,他却毫无失落感。官越做越小的他又兴奋起来,从此可以专心致志建设华西村了。

  【3】奔腾年代

  1978年,华西村盘点家底,固定资产100万,银行存款100万,另有3年口粮。这在一包烟2毛钱的年代简直富得流油。吴仁宝一回来,打算继续盖厂兴业,结果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下来,全国农村要搞“包产到户”,给吴仁宝又出了个大难题。

  中央精神一下,全国农村土地承包如火如荼。吴仁宝却不忙,带人先在河北、河南考察一圈,最后决定不分地,还交代一句:“领会中央政策,闷声发大财。”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这简直是和中央精神“对着干”,吴仁宝却有一番精打细算:华西人均半亩地,分了种地就得穷死;咱集体经济最发达,正是集中用地办工业的好机会。结果华西村没分地,吴仁宝出门考察还有了意外收获,他要建个做农药喷雾器的药械厂。

  想法一出,马上有人反对。当时有句话:“包产到人,农机关门。”农具、农机行业都不景气,还上药械厂?吴仁宝的看法则不同,以前农民种地,打药治虫都大队承担,有十几个喷雾器够用了。如今包产到户,家家户户要买农具喷药,市场无比巨大啊!

  可大家仍然不理解,那为什么农具农机遇冷呢?吴仁宝在考察中发现,农民土地刚分到手,手头钱还不多,大都靠暂借农具维持着。等过两年农民富起来,加上原有农机具损耗更新,整个行业就要爆发啦!一席话说得众人心服口服。

  1983年1月,华西药械厂诞生。由于市场时机抓得准,仅1984年就大赚200多万。

  赚来的钱积累起来扩大再生产,华西的塑纺厂、板网厂、织布厂接连拔地而起。1985年,吴仁宝带着100多村民跑南京雨花台宣誓,决心苦战三年干成“亿元村”,否则全部家产充公!

  很快,吴仁宝碰到了一块硬骨头。

  1985年夏天,吴仁宝密切观察市场,感觉新一轮建设高潮在即,铜铝材必火,想赶紧建成一家铜铝材厂。但这种厂技术工艺复杂,吴仁宝本想去苏南一家铜铝材厂参观考察谈合作,没想到吃了闭门羹,人家连车间门都不让进。

  吴仁宝气愤不已,你不让搞,我偏要搞得大获成功不可。

  很快,吴仁宝打听到上海铜厂党委副书记张金龙是江阴同乡。这家厂技术先进、设备富余,吴仁宝便下定决心要攀“高亲”。当时,拉着上海铜厂搞联营的好几家,甚至包括张金龙的本村老家。吴仁宝赶紧定厂址、修厂房,真心诚意求合作。结果张金龙考察一圈发现,其他地方啥没有,华西村只等进设备开工了,最终将这笔大投资敲定。

  厂子一建成,华西出产的铜铝材板质量上乘,却因为没知名度,加上人们对乡镇企业产品不放心,市场意外地不买账。吴仁宝看准难点,挨个攻克。他先是拿到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的质量认证,给客户吃下“定心丸”;接着,又带销售人员四处推销,与客户“约法三章”:保证交货时间,质量不满意包退,价格比同类产品低2%~3%。好东西禁得起比,大客户们发现华西铜铝材板价格便宜量又足,数百吨的供货合同接踵而至,很快闯出了名堂。

  办了这么多厂,吴仁宝深知市场竞争的残酷性。但他坚信,市场不相信眼泪,但相信质量和诚意。以前华西村民笨嘴拙舌搞推销,人家一听就觉得,要么是伪劣产品,要么是江湖骗子。在吴仁宝看来,农民要想赢市场,只有用质量开道、用诚信叩门,才能杀出条血路。

  80年代初,跑推销的村民意外说起东北只用麻袋、不用编织袋的习惯,引起了吴仁宝的兴趣。东北是中国的大粮仓,袋装需求极大,但东北老百姓却认定编织袋没麻袋结实。找到原因后,吴仁宝要求工厂做出比麻袋更便宜、结实的编织袋,100斤的沙子装进去,3楼扔下都不破。就这么个质量上的单点突破,一举打开东北市场,把个小小的编织袋都做得供不应求。

  整个80年代,吴仁宝创造了波澜壮阔的“造厂时代”,华西由此成为产值超亿的富裕村。华西经济常年以20%的速度稳步递增,这里面,吴仁宝又有诀窍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多年来,吴仁宝始终坚持“少分配多积累”。村办企业工人每月只能领一半工资,其他作为企业流动资金,年底才兑付;奖金则是工资三倍,作为股份投入企业,第二年按股分红。外人看来,这简直是没有财产支配权的表现,但华西村民都支持这种“股份制”。吴仁宝则认定,企业要发展,不能靠贷款,只能自我造血、自我积累,才能走上良性轨道。

  然而“人无横财不富”,吴仁宝精准研判趋势的“神迹”,很快令华西村迈进“暴富时代”。

  【4】暴富时代

  吴仁宝有个习惯,每天必看《新闻联播》,看完后雷打不动地开村党委会。1992年2月,当邓小平南巡讲话被连续报道后,吴仁宝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。他反复揣摩,突然在3月1日凌晨2点恍然大悟,赶紧在凌晨3点召开紧急会议。村干部们还睡眼惺忪,吴仁宝却喊出石破天惊的四个字:“借——钱——吃——足!”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原来吴仁宝分析,小平南巡讲话后,市场经济很快会掀起一轮发展大潮。经济一起,原材料价格必涨。以前华西搞实业求“稳”,要求内外无债。可这波经济大潮将起,吴仁宝决定拼命借钱,猛吃原材料,狠狠“赌”一把。

  村干部们都被吓醒了,这还是那个谨慎的“老书记”吗?“疯子”才干这事啊!

  当天开始,华西村狂借2400多万,疯买上万吨钢坯、上千吨铝锭,把仓库全堆满。大多数人还不明所以,全国迅速掀起建设热潮,一切不出吴仁宝所料,原材料很快狂涨数倍。

  有人说,吴仁宝开个会,赚了一个亿。华西经济从此跃上新台阶,奔着十亿村、百亿村的目标一往无前。

  对于投资,吴仁宝既果敢,又有一份警醒。

  80年代中期,苏南有过一轮“毛纺热”。当地政府鼓励华西建毛纺厂,甚至协调银行解决了2500万贷款。吴仁宝最初感觉靠谱,渐渐发觉不对,最终决定项目下马。没多久,遍地开花的毛纺厂纷纷亏损倒闭,华西躲过一劫。

  多年后谈及这些,吴仁宝的心得是:既要研究中央精神,又要研究自我实际,“又怕又要不怕,这样才能成功”。

  2003年,吴仁宝再次“小宇宙”爆发,提前告诉村党委:宏观调控快来了。他的依据是:中国已加入WTO,产业结构调整势在必行;经济出现过热苗头,原材料价格高到离谱。吴仁宝列出“三车妙计”:现有企业开稳车,新投项目开快车,未上项目急刹车。

  数月后,国家宏观调控果真启动,人们对吴仁宝在大趋势上的预见力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大批企业前期盲目扩张,结果遭遇全面衰退。华西企业却未雨绸缪,该撤的项目撤掉,该加足马力的火力全开,结果华西村逆流而上,当年全村总产值突破百亿。

  【5】华西大管家

  吴仁宝知天下、明大势。企业管理上,照样是一把好手。

  华西村产业多,钢铁、纺织、旅游是三大支柱。

  90年代,吴仁宝瞅准机会,把建杨浦大桥拆迁后的上钢五厂线材车间拉进了华西,揭开了华西钢铁时代的序幕。2002年,他又将华西钢铁、华西北钢(与唐钢合资)、华西高速线材厂建成投产,赶上了钢铁行业的“黄金年代”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吴仁宝搞产业,首重质量。钢铁板块中,“华西法兰”是亚洲最大法兰基地,出口日本的不锈钢法兰占到中国市场的半壁江山;“华西扁钢”,则是中国唯一通过CE认证(欧洲统一标准认证)进入欧洲的产品,出口量占到全英国总量的五分之一。钢铁业正是华西村百亿级的“印钞机”。

  华西纺织业也风生水起,毛纺厂、棉纺厂、织布厂、服装厂等全产业链贯通。其中,“华西村”西服曾被评为“十佳品牌”,“华西村”商标被认定为“国家驰名商标”。

  1999年8月,“华西村”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成为“中国农村第一股”。后来更发展到上百家企业、数百亿产值,这么一大摊子怎么管?吴仁宝给归纳了“八统一”(资金、人员、项目、原料、费用、设备、大修、食宿全统一)、“四要诀”(薄利多销现钞,厚利欠款不要,勤进多跑快销,库存积压减少)。其中,“四要诀”尤其值得称道。

  搞企业没有不产生“应收账款”的,但吴仁宝定了死规矩:谁产生应收款就撤谁的职。这个账吴仁宝这么算,比如这批货有30%的毛利率,但资金一年多才能收回,这样毛利率大打折扣,销售人员还要整天催款,厚利实际上是薄利或无利。因此,只要有欠款,利润再高的生意,华西也不做。

  吴仁宝做生意,讲求“宁可人骗我,不可我骗人”和“三守三真”(守法、守约、守信,说真话、售真货、定真价)。因为产品质量好,又讲诚信,老客户都是给华西企业先打款、再收货,从不误事。这成为华西敢于不赊欠的底气。

  不过,依然有人来挑战“底线”。有家内蒙古客商曾要求华西派车送一批铜嵌条,答应货到付款。结果货到后,对方又说没现金。一般生意人也就认了,大不了派人来催款。但耿直的华西人坚持把货拉回来,损失运费也在所不惜。这家客商最终认准了华西的脾气,从此进货带现款,甚至还帮着介绍新客户。

  华西搞旅游则更神奇。早年由于是农业典型,来华西参观考察的人就络绎不绝,于是几十年前开始收10块钱门票(如今150元),还被炮轰“华西村人掉进了钱眼里”。此后,华西村又推出“工业观光游”、“三农基地游”,数百万游客蜂拥而至,“躺着”年赚过亿,人们不由得佩服吴仁宝的眼光精明又深邃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到华西,人们看的自然是令人惊叹的“天下第一村”:家家住别墅(最小450平,最大600平),户户有汽车,人均存款上百万,根本就是“中国首富村”。另外,村民吃饭不花钱,服装有自产名牌,教育全免费,老人“被包养”。吴仁宝还规定,老人过100岁,子孙统统奖1万,弄得村中敬老成风……这样富足的好日子,惹得有人不惜10万买户口,只为成为华西村民。所有人羡慕嫉妒恨:华西村农民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。

  华西村的建筑建得“土洋结合”。98米高的金塔,耗费3.5公斤黄金镀成,是华西村的标志性建筑,顶上供着菩萨、寿星、天官、老子;仿颐和园长廊的“万米长廊”,号称世界之最,但修它的原因,却是吴仁宝想让村民出门下雨可以不打伞,长廊就连到了每一家。

  而华西公园更像“世界之窗”,到处是“洋”景:美国“白宫”、英国“古堡”、巴黎“凯旋门”、德国“天文台”……以前农民出国不敢想,吴仁宝却要让村民天天能“出国”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但华西村最值得看的是“华西398号”,吴仁宝的家。

  很多人根本不相信,村民都住上了豪华别墅,吴仁宝却住在70年代旧楼里不走。屋里三样东西:一是满墙与党和国家领导人、地方领导、外国友人的合影,二是14英寸老电视,三是一张旧木床。与村民生活相比,这里隔着好几个时代。

  吴仁宝这么做,源自他上世纪70年代给自己定下的“三不”规矩:一不拿最高工资,二不住最好房子,三不拿最高奖金。后来,华西镇政府奖他5000万,他也分文不要,全部捐给了集体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总有人觉得吴仁宝是作秀,但他就这样“作”了一辈子。40多年来,吴仁宝全家26口坚守在华西最贫困的时代,无一离开,他连让子女农转非进城的机会都没给,这在城乡差别极大的70年代难能可贵。退一万步讲,吴仁宝真想发财,单干才是最佳选择,成为亿万富豪毋庸置疑,但他显然不想这么做。

  吴仁宝曾发自肺腑地说:“老百姓过上好日子,是我最大的幸福!”他确实用一生践行了这点。

  【6】交班风波

  2003年7月,76岁的吴仁宝决定交班,并直接推荐四儿子吴协恩。吴仁宝极崇拜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、邓小平,四个儿子则分别叫协东、协德、协平、协恩。其中协东知识面广,协德处理复杂事务能力强,但吴仁宝考虑到协恩最年轻,还是推荐吴协恩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“老书记”一言九鼎,最后接班人投票,吴协恩以175票全票当选。但“接班事件”在社会上引发了对华西村治理模式的质疑,有人认为吴仁宝在搞“家天下”,已走上了大邱庄禹作敏的老路。

  多年前,天津大邱庄的禹作敏红极一时,号称“华夏第一村”。吴仁宝见他带保镖、养狼狗,一副“庄主”做派,就预言禹作敏“出事就可能是大事”,后来果不其然。反观吴仁宝,从来一个人在村里跑,华西村人甚至排戏颂扬他“高尚立寰宇,人间此人少”,对他的爱戴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吴仁宝能长盛不衰,自有一套办法,那就是夸不倒、难不倒、吓不倒:夸华西的越多,自己越要知道差距,要夸不倒;遇到困难,一靠艰苦奋斗,二靠联系群众,这样什么问题也难不倒;而有人为了自己的名利,挑毛病、找麻烦、恐吓你,面对这样的人要挺得住,哪怕被冤枉也算社会监督。

  华西31个正副书记,5个是吴仁宝子女;华西90.7%的可支配资金,掌握在吴仁宝4个儿子手上。即便如此,吴仁宝依然认为这不是家族制:华西村6任会计,吴家没人当过;华西从1961年至今的账,全部可以翻查;村党委委员56人,吴家仅有8人。根本上,依然是集体领导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在吴仁宝看来,吴家都是为了老百姓,从不牟私利,“如果都像我吴仁宝一家,这样的家庭还是多点好”。而华西村百姓对这样的安排并无不满,他们甚至希望吴仁宝能活1000岁。

  2013年3月18日,吴仁宝的传奇人生落幕,享年85岁。敬献花圈悼念的,上至国家最高领导人,下至普通村民,皆给予吴仁宝极高评价。花圈堆满长廊、万人含泪送别的景象,更令人唏嘘。

  遗憾的是,华西村体检中心拥有国内最先进CT,有村民曾查出早期癌症并成功康复,而患肺癌辞世的吴仁宝忙于工作,一次都没去过。

  【7】第一村未来

  吴协恩接班头一年,华西村的产值翻番达220亿,相当于吴仁宝苦干40多年创造产值的总和。成绩虽然卓越,但人们大都视为吴仁宝“扶上马、送一程”的结果。吴仁宝去世前,曾给新班子定下“努力一千天,创造一千亿”的目标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而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年末,华西集团总资产533.88亿,总负债357.37亿,负债率66.94%。有人据此认为,华西村不行了。

  钢铁、纺织、旅游,本是华西村三大支柱。如今,钢铁全行业不景气,华西钢铁步入亏损;纺织业毛利率下降;旅游业虽然极有特色(主要是听村领导做报告,讲华西村致富故事),却高峰已过,增长乏力。

  然而,这一切正是华西村主动调整结构的结果。

  吴协恩看破了华西繁荣下的未来困境:土地、人力成本提升,环境容量有限,传统工业将到尽头。多元化虽然有试错成本,但只要把握得当,就会找到新支柱。

  很早,华西集团就展开多元化新布局:2003年投仓储物流,2005年进金融领域,2008年投海运海工,2011年涉足矿产资源,2012年做农产品批发。近年来,还在电竞产业、游戏直播、阿里天猫魔盒等项目上大展拳脚;渔业公司甚至远赴秘鲁、阿根廷捕鱼……

  吴协恩与吴仁宝最大的不同,就是在金融领域。

  2003年吴协恩接班后,特意到北京、上海、深圳考察,回来决定学上海、搞金融,但吴仁宝不同意。老企业家从来都觉得实业看得见、摸得着、最靠谱。但吴协恩背着父亲偷偷干、赚了钱,最终获得吴仁宝认可。

  2015年,华西股份确立“投资+融资+资产管理”金控平台战略,涉足银行、证券、期货、基金等多领域,当年投资收益就达到27.69亿。业务规模虽然不及钢铁板块的1/10,利润却5倍于钢铁。金融业就此成为华西集团新支柱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2016年,华西集团参股21家公司,投资范围涵盖TMT、医疗、教育、新能源汽车等新兴战略领域,未来还将大力参股金融牌照。做金融,所需的资金量、杠杆率与实业完全不同。相比一般金融企业90%的负债率,华西集团66.94%的负债率显然无需担心。

  实际上,华西最大的麻烦并非企业亏损,而是无法将亏损企业一关了之。传统产业解决了大量村民就业,仅钢铁业就容纳了2.5万人。华西村产业大调整的同时,要考虑村民就业。吴协恩的办法是以时间换空间,用5年完成人员与产业的“乾坤大挪移”。

  吴仁宝曾说,“小发展大困难,大发展小困难,不发展最困难”。如今华西村遭遇的,其实不算什么困难。2016年华西股份年报显示,其每股收益0.68元,净利润大涨600%。这样的成绩,却是在中国经济“L”形探底中取得的,实属不易。华西村的“吴仁宝时代”虽已过去,但他的精神依然照耀着“天下第一村”,那就是艰苦奋斗、吃苦耐劳、永不服输、决不放弃。


当年穷得没饭吃,后来家家住别墅、有汽车、人均存款过百万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真的不行了吗?

  【1】穷则思变

  1928年11月,吴仁宝在江苏江阴吴家基(今华西村)一户农家出生。他的儿时记忆中,只有一个“穷”字。他11岁给财主放牛;14岁家里断粮,只好去摸鱼捉虾换大米;16岁想着贩布赚一笔,没想到一年赔光老本,只好回乡当长工。解放后,吴仁宝穷人翻身入了党,一门心思要摘掉穷帽子,让村民富起来。

  当年,华西是远近闻名的穷村。草房破烂,垛墙歪倒,泥路曲拐,下雨就一片汪洋。全村就800亩土地,还被分割成1300多块,高低错落不成片。由于实在太穷,外村没姑娘愿意嫁过来,所以有“有女不嫁华西去,宁愿扔在河浜里”的民谣。

  吴仁宝却憋着一股改天换地的劲。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刚过,吴仁宝当上村支书,上任就搞耕作革新,产粮大增,成了饥荒年月的大能人。1965年他又发动村民搞了个15年“大规划”,靠肩挑手扛,将河流改道、削峰填谷,平整了全村地貌。结果提前8年完成规划,还成了全国农业先进典型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华西村人为之振奋,精明的吴仁宝却早早算清了一笔账:全村就600多个劳力,把田“种出花”来也就混个温饱。人口比粮食涨得快,土地就那么点。靠着种地刨食,肯定没出路。

  思来想去,吴仁宝认准了“无农不稳,无工不富”这个理。1969年,他偷偷办起了小五金厂。

  当时,全国上下都在“割资本主义尾巴”,吴仁宝干这事可有“掉头”之险。为保密,吴仁宝在工厂周围筑墙围布,搞得像“地下工厂”。工厂白天关门熄声,有领导和外人来参观检查也不知情;人走后,村民又返回来加班加点……偷偷摸摸10年干下来,小五金厂大赚200多万,悄无声息成了“暴发户”。

  邻村忙着背语录、跳忠字舞,穷得揭不开锅,华西村却拼命搞生产、闷声大发财,吴仁宝也偷着乐,难道跳忠字舞就能多打粮食?1972年,全体村民搬进了新盖大瓦房,家家有存款,外村姑娘排着队要嫁进村,连小伙子都“倒插门”……所有人才恍然大悟——华西村发啦!

  【2】起落人生

  “文革”年代,出名暴富可是大麻烦。有人拿“用生产压革命”的“帽子”来压吴仁宝,他却用毛主席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话给怼回去;有人死咬不放,说华西村是“假典型”,把吴仁宝告上中央。结果中央派人一看,反倒很欣赏吴仁宝,又把华西树成一面红旗。

  这不是吴仁宝第一次遭排挤打击。60年代,华西就被讽为“吹牛大队”;文革时,吴仁宝被“造反派”挂黑板批斗,幸亏被群众保护下来;70年代又成了“假典型”……人生沉浮中,吴仁宝想透了一件事:一定要实事求是。

  1958年,全国猛刮“浮夸风”,吴仁宝在公社村干部“报产量、放卫星”的大会上,咬牙报出亩产3700斤,还被人说成“保守”。多年后,吴仁宝反思这段往事,想清楚了亩产万斤和3700斤都是假话,而对付“假大空”,不能“明顶”要“暗顶”:不管领导说什么,全部先答应,可不符合华西实际的,坚决不执行。靠着搞“形式主义”,吴仁宝一次次抵御了“官僚主义”,保住了“实事求是”的底线。

  搞来搞去,吴仁宝终于靠“地下工厂”起了家。一个小村官,老百姓全拥护,撤又撤不掉,抓住他小辫子的人也无可奈何。1973年,吴仁宝竟官运亨通当上了江阴县委书记,最高官至省委委员,却始终没放弃华西大队书记的职务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吴仁宝当县官也不一般,他把三分之二的干部轰下乡,去基层同甘共苦。短短5年间,江阴工农业生产总值就翻一番。可干出业绩得罪了人,1980年,身为县委书记、省委委员的吴仁宝竟落选县党代会代表。他干脆又回到华西村,继续当他的村官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吴仁宝的人生低谷,他却毫无失落感。官越做越小的他又兴奋起来,从此可以专心致志建设华西村了。

  【3】奔腾年代

  1978年,华西村盘点家底,固定资产100万,银行存款100万,另有3年口粮。这在一包烟2毛钱的年代简直富得流油。吴仁宝一回来,打算继续盖厂兴业,结果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下来,全国农村要搞“包产到户”,给吴仁宝又出了个大难题。

  中央精神一下,全国农村土地承包如火如荼。吴仁宝却不忙,带人先在河北、河南考察一圈,最后决定不分地,还交代一句:“领会中央政策,闷声发大财。”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这简直是和中央精神“对着干”,吴仁宝却有一番精打细算:华西人均半亩地,分了种地就得穷死;咱集体经济最发达,正是集中用地办工业的好机会。结果华西村没分地,吴仁宝出门考察还有了意外收获,他要建个做农药喷雾器的药械厂。

  想法一出,马上有人反对。当时有句话:“包产到人,农机关门。”农具、农机行业都不景气,还上药械厂?吴仁宝的看法则不同,以前农民种地,打药治虫都大队承担,有十几个喷雾器够用了。如今包产到户,家家户户要买农具喷药,市场无比巨大啊!

  可大家仍然不理解,那为什么农具农机遇冷呢?吴仁宝在考察中发现,农民土地刚分到手,手头钱还不多,大都靠暂借农具维持着。等过两年农民富起来,加上原有农机具损耗更新,整个行业就要爆发啦!一席话说得众人心服口服。

  1983年1月,华西药械厂诞生。由于市场时机抓得准,仅1984年就大赚200多万。

  赚来的钱积累起来扩大再生产,华西的塑纺厂、板网厂、织布厂接连拔地而起。1985年,吴仁宝带着100多村民跑南京雨花台宣誓,决心苦战三年干成“亿元村”,否则全部家产充公!

  很快,吴仁宝碰到了一块硬骨头。

  1985年夏天,吴仁宝密切观察市场,感觉新一轮建设高潮在即,铜铝材必火,想赶紧建成一家铜铝材厂。但这种厂技术工艺复杂,吴仁宝本想去苏南一家铜铝材厂参观考察谈合作,没想到吃了闭门羹,人家连车间门都不让进。

  吴仁宝气愤不已,你不让搞,我偏要搞得大获成功不可。

  很快,吴仁宝打听到上海铜厂党委副书记张金龙是江阴同乡。这家厂技术先进、设备富余,吴仁宝便下定决心要攀“高亲”。当时,拉着上海铜厂搞联营的好几家,甚至包括张金龙的本村老家。吴仁宝赶紧定厂址、修厂房,真心诚意求合作。结果张金龙考察一圈发现,其他地方啥没有,华西村只等进设备开工了,最终将这笔大投资敲定。

  厂子一建成,华西出产的铜铝材板质量上乘,却因为没知名度,加上人们对乡镇企业产品不放心,市场意外地不买账。吴仁宝看准难点,挨个攻克。他先是拿到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的质量认证,给客户吃下“定心丸”;接着,又带销售人员四处推销,与客户“约法三章”:保证交货时间,质量不满意包退,价格比同类产品低2%~3%。好东西禁得起比,大客户们发现华西铜铝材板价格便宜量又足,数百吨的供货合同接踵而至,很快闯出了名堂。

  办了这么多厂,吴仁宝深知市场竞争的残酷性。但他坚信,市场不相信眼泪,但相信质量和诚意。以前华西村民笨嘴拙舌搞推销,人家一听就觉得,要么是伪劣产品,要么是江湖骗子。在吴仁宝看来,农民要想赢市场,只有用质量开道、用诚信叩门,才能杀出条血路。

  80年代初,跑推销的村民意外说起东北只用麻袋、不用编织袋的习惯,引起了吴仁宝的兴趣。东北是中国的大粮仓,袋装需求极大,但东北老百姓却认定编织袋没麻袋结实。找到原因后,吴仁宝要求工厂做出比麻袋更便宜、结实的编织袋,100斤的沙子装进去,3楼扔下都不破。就这么个质量上的单点突破,一举打开东北市场,把个小小的编织袋都做得供不应求。

  整个80年代,吴仁宝创造了波澜壮阔的“造厂时代”,华西由此成为产值超亿的富裕村。华西经济常年以20%的速度稳步递增,这里面,吴仁宝又有诀窍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多年来,吴仁宝始终坚持“少分配多积累”。村办企业工人每月只能领一半工资,其他作为企业流动资金,年底才兑付;奖金则是工资三倍,作为股份投入企业,第二年按股分红。外人看来,这简直是没有财产支配权的表现,但华西村民都支持这种“股份制”。吴仁宝则认定,企业要发展,不能靠贷款,只能自我造血、自我积累,才能走上良性轨道。

  然而“人无横财不富”,吴仁宝精准研判趋势的“神迹”,很快令华西村迈进“暴富时代”。

  【4】暴富时代

  吴仁宝有个习惯,每天必看《新闻联播》,看完后雷打不动地开村党委会。1992年2月,当邓小平南巡讲话被连续报道后,吴仁宝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。他反复揣摩,突然在3月1日凌晨2点恍然大悟,赶紧在凌晨3点召开紧急会议。村干部们还睡眼惺忪,吴仁宝却喊出石破天惊的四个字:“借——钱——吃——足!”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原来吴仁宝分析,小平南巡讲话后,市场经济很快会掀起一轮发展大潮。经济一起,原材料价格必涨。以前华西搞实业求“稳”,要求内外无债。可这波经济大潮将起,吴仁宝决定拼命借钱,猛吃原材料,狠狠“赌”一把。

  村干部们都被吓醒了,这还是那个谨慎的“老书记”吗?“疯子”才干这事啊!

  当天开始,华西村狂借2400多万,疯买上万吨钢坯、上千吨铝锭,把仓库全堆满。大多数人还不明所以,全国迅速掀起建设热潮,一切不出吴仁宝所料,原材料很快狂涨数倍。

  有人说,吴仁宝开个会,赚了一个亿。华西经济从此跃上新台阶,奔着十亿村、百亿村的目标一往无前。

  对于投资,吴仁宝既果敢,又有一份警醒。

  80年代中期,苏南有过一轮“毛纺热”。当地政府鼓励华西建毛纺厂,甚至协调银行解决了2500万贷款。吴仁宝最初感觉靠谱,渐渐发觉不对,最终决定项目下马。没多久,遍地开花的毛纺厂纷纷亏损倒闭,华西躲过一劫。

  多年后谈及这些,吴仁宝的心得是:既要研究中央精神,又要研究自我实际,“又怕又要不怕,这样才能成功”。

  2003年,吴仁宝再次“小宇宙”爆发,提前告诉村党委:宏观调控快来了。他的依据是:中国已加入WTO,产业结构调整势在必行;经济出现过热苗头,原材料价格高到离谱。吴仁宝列出“三车妙计”:现有企业开稳车,新投项目开快车,未上项目急刹车。

  数月后,国家宏观调控果真启动,人们对吴仁宝在大趋势上的预见力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大批企业前期盲目扩张,结果遭遇全面衰退。华西企业却未雨绸缪,该撤的项目撤掉,该加足马力的火力全开,结果华西村逆流而上,当年全村总产值突破百亿。

  【5】华西大管家

  吴仁宝知天下、明大势。企业管理上,照样是一把好手。

  华西村产业多,钢铁、纺织、旅游是三大支柱。

  90年代,吴仁宝瞅准机会,把建杨浦大桥拆迁后的上钢五厂线材车间拉进了华西,揭开了华西钢铁时代的序幕。2002年,他又将华西钢铁、华西北钢(与唐钢合资)、华西高速线材厂建成投产,赶上了钢铁行业的“黄金年代”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吴仁宝搞产业,首重质量。钢铁板块中,“华西法兰”是亚洲最大法兰基地,出口日本的不锈钢法兰占到中国市场的半壁江山;“华西扁钢”,则是中国唯一通过CE认证(欧洲统一标准认证)进入欧洲的产品,出口量占到全英国总量的五分之一。钢铁业正是华西村百亿级的“印钞机”。

  华西纺织业也风生水起,毛纺厂、棉纺厂、织布厂、服装厂等全产业链贯通。其中,“华西村”西服曾被评为“十佳品牌”,“华西村”商标被认定为“国家驰名商标”。

  1999年8月,“华西村”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成为“中国农村第一股”。后来更发展到上百家企业、数百亿产值,这么一大摊子怎么管?吴仁宝给归纳了“八统一”(资金、人员、项目、原料、费用、设备、大修、食宿全统一)、“四要诀”(薄利多销现钞,厚利欠款不要,勤进多跑快销,库存积压减少)。其中,“四要诀”尤其值得称道。

  搞企业没有不产生“应收账款”的,但吴仁宝定了死规矩:谁产生应收款就撤谁的职。这个账吴仁宝这么算,比如这批货有30%的毛利率,但资金一年多才能收回,这样毛利率大打折扣,销售人员还要整天催款,厚利实际上是薄利或无利。因此,只要有欠款,利润再高的生意,华西也不做。

  吴仁宝做生意,讲求“宁可人骗我,不可我骗人”和“三守三真”(守法、守约、守信,说真话、售真货、定真价)。因为产品质量好,又讲诚信,老客户都是给华西企业先打款、再收货,从不误事。这成为华西敢于不赊欠的底气。

  不过,依然有人来挑战“底线”。有家内蒙古客商曾要求华西派车送一批铜嵌条,答应货到付款。结果货到后,对方又说没现金。一般生意人也就认了,大不了派人来催款。但耿直的华西人坚持把货拉回来,损失运费也在所不惜。这家客商最终认准了华西的脾气,从此进货带现款,甚至还帮着介绍新客户。

  华西搞旅游则更神奇。早年由于是农业典型,来华西参观考察的人就络绎不绝,于是几十年前开始收10块钱门票(如今150元),还被炮轰“华西村人掉进了钱眼里”。此后,华西村又推出“工业观光游”、“三农基地游”,数百万游客蜂拥而至,“躺着”年赚过亿,人们不由得佩服吴仁宝的眼光精明又深邃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到华西,人们看的自然是令人惊叹的“天下第一村”:家家住别墅(最小450平,最大600平),户户有汽车,人均存款上百万,根本就是“中国首富村”。另外,村民吃饭不花钱,服装有自产名牌,教育全免费,老人“被包养”。吴仁宝还规定,老人过100岁,子孙统统奖1万,弄得村中敬老成风……这样富足的好日子,惹得有人不惜10万买户口,只为成为华西村民。所有人羡慕嫉妒恨:华西村农民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。

  华西村的建筑建得“土洋结合”。98米高的金塔,耗费3.5公斤黄金镀成,是华西村的标志性建筑,顶上供着菩萨、寿星、天官、老子;仿颐和园长廊的“万米长廊”,号称世界之最,但修它的原因,却是吴仁宝想让村民出门下雨可以不打伞,长廊就连到了每一家。

  而华西公园更像“世界之窗”,到处是“洋”景:美国“白宫”、英国“古堡”、巴黎“凯旋门”、德国“天文台”……以前农民出国不敢想,吴仁宝却要让村民天天能“出国”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但华西村最值得看的是“华西398号”,吴仁宝的家。

  很多人根本不相信,村民都住上了豪华别墅,吴仁宝却住在70年代旧楼里不走。屋里三样东西:一是满墙与党和国家领导人、地方领导、外国友人的合影,二是14英寸老电视,三是一张旧木床。与村民生活相比,这里隔着好几个时代。

  吴仁宝这么做,源自他上世纪70年代给自己定下的“三不”规矩:一不拿最高工资,二不住最好房子,三不拿最高奖金。后来,华西镇政府奖他5000万,他也分文不要,全部捐给了集体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总有人觉得吴仁宝是作秀,但他就这样“作”了一辈子。40多年来,吴仁宝全家26口坚守在华西最贫困的时代,无一离开,他连让子女农转非进城的机会都没给,这在城乡差别极大的70年代难能可贵。退一万步讲,吴仁宝真想发财,单干才是最佳选择,成为亿万富豪毋庸置疑,但他显然不想这么做。

  吴仁宝曾发自肺腑地说:“老百姓过上好日子,是我最大的幸福!”他确实用一生践行了这点。

  【6】交班风波

  2003年7月,76岁的吴仁宝决定交班,并直接推荐四儿子吴协恩。吴仁宝极崇拜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、邓小平,四个儿子则分别叫协东、协德、协平、协恩。其中协东知识面广,协德处理复杂事务能力强,但吴仁宝考虑到协恩最年轻,还是推荐吴协恩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“老书记”一言九鼎,最后接班人投票,吴协恩以175票全票当选。但“接班事件”在社会上引发了对华西村治理模式的质疑,有人认为吴仁宝在搞“家天下”,已走上了大邱庄禹作敏的老路。

  多年前,天津大邱庄的禹作敏红极一时,号称“华夏第一村”。吴仁宝见他带保镖、养狼狗,一副“庄主”做派,就预言禹作敏“出事就可能是大事”,后来果不其然。反观吴仁宝,从来一个人在村里跑,华西村人甚至排戏颂扬他“高尚立寰宇,人间此人少”,对他的爱戴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吴仁宝能长盛不衰,自有一套办法,那就是夸不倒、难不倒、吓不倒:夸华西的越多,自己越要知道差距,要夸不倒;遇到困难,一靠艰苦奋斗,二靠联系群众,这样什么问题也难不倒;而有人为了自己的名利,挑毛病、找麻烦、恐吓你,面对这样的人要挺得住,哪怕被冤枉也算社会监督。

  华西31个正副书记,5个是吴仁宝子女;华西90.7%的可支配资金,掌握在吴仁宝4个儿子手上。即便如此,吴仁宝依然认为这不是家族制:华西村6任会计,吴家没人当过;华西从1961年至今的账,全部可以翻查;村党委委员56人,吴家仅有8人。根本上,依然是集体领导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在吴仁宝看来,吴家都是为了老百姓,从不牟私利,“如果都像我吴仁宝一家,这样的家庭还是多点好”。而华西村百姓对这样的安排并无不满,他们甚至希望吴仁宝能活1000岁。

  2013年3月18日,吴仁宝的传奇人生落幕,享年85岁。敬献花圈悼念的,上至国家最高领导人,下至普通村民,皆给予吴仁宝极高评价。花圈堆满长廊、万人含泪送别的景象,更令人唏嘘。

  遗憾的是,华西村体检中心拥有国内最先进CT,有村民曾查出早期癌症并成功康复,而患肺癌辞世的吴仁宝忙于工作,一次都没去过。

  【7】第一村未来

  吴协恩接班头一年,华西村的产值翻番达220亿,相当于吴仁宝苦干40多年创造产值的总和。成绩虽然卓越,但人们大都视为吴仁宝“扶上马、送一程”的结果。吴仁宝去世前,曾给新班子定下“努力一千天,创造一千亿”的目标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而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年末,华西集团总资产533.88亿,总负债357.37亿,负债率66.94%。有人据此认为,华西村不行了。

  钢铁、纺织、旅游,本是华西村三大支柱。如今,钢铁全行业不景气,华西钢铁步入亏损;纺织业毛利率下降;旅游业虽然极有特色(主要是听村领导做报告,讲华西村致富故事),却高峰已过,增长乏力。

  然而,这一切正是华西村主动调整结构的结果。

  吴协恩看破了华西繁荣下的未来困境:土地、人力成本提升,环境容量有限,传统工业将到尽头。多元化虽然有试错成本,但只要把握得当,就会找到新支柱。

  很早,华西集团就展开多元化新布局:2003年投仓储物流,2005年进金融领域,2008年投海运海工,2011年涉足矿产资源,2012年做农产品批发。近年来,还在电竞产业、游戏直播、阿里天猫魔盒等项目上大展拳脚;渔业公司甚至远赴秘鲁、阿根廷捕鱼……

  吴协恩与吴仁宝最大的不同,就是在金融领域。

  2003年吴协恩接班后,特意到北京、上海、深圳考察,回来决定学上海、搞金融,但吴仁宝不同意。老企业家从来都觉得实业看得见、摸得着、最靠谱。但吴协恩背着父亲偷偷干、赚了钱,最终获得吴仁宝认可。

  2015年,华西股份确立“投资+融资+资产管理”金控平台战略,涉足银行、证券、期货、基金等多领域,当年投资收益就达到27.69亿。业务规模虽然不及钢铁板块的1/10,利润却5倍于钢铁。金融业就此成为华西集团新支柱。

  他一手打造的“天下第一村”,如今何以负债350亿?

  2016年,华西集团参股21家公司,投资范围涵盖TMT、医疗、教育、新能源汽车等新兴战略领域,未来还将大力参股金融牌照。做金融,所需的资金量、杠杆率与实业完全不同。相比一般金融企业90%的负债率,华西集团66.94%的负债率显然无需担心。

  实际上,华西最大的麻烦并非企业亏损,而是无法将亏损企业一关了之。传统产业解决了大量村民就业,仅钢铁业就容纳了2.5万人。华西村产业大调整的同时,要考虑村民就业。吴协恩的办法是以时间换空间,用5年完成人员与产业的“乾坤大挪移”。

  吴仁宝曾说,“小发展大困难,大发展小困难,不发展最困难”。如今华西村遭遇的,其实不算什么困难。2016年华西股份年报显示,其每股收益0.68元,净利润大涨600%。这样的成绩,却是在中国经济“L”形探底中取得的,实属不易。华西村的“吴仁宝时代”虽已过去,但他的精神依然照耀着“天下第一村”,那就是艰苦奋斗、吃苦耐劳、永不服输、决不放弃。


留学案例 更多>
地址:中国·深圳·宝安中心区·宝源路F518时尚创意园15栋3层
免费热线:+86 0755-2955 6666
电话:+86 0755-2788 8009
邮编:330520
Copyright ©2005 - 2013 世界华商国际企业管理中心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